守强文档网 - www.sdshouqiang.com 2022年09月28日 11:15 星期三
  • 热门搜索: 心得体会
  • 当前位置 首页 >观后感 >

    点滴心灵观后感4篇

    作者: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22-02-21 13:14:45

    点滴心灵观后感4篇

    点滴心灵观后感篇1

    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眼涙也不是第一次汩汩而流了。

    五一劳动节连续假期的第一天,下午我决定留给自己,偶然乱转电视下,我看了这部HBO播映的电影《心灵点滴》(PatchAdams),也明白了男主角名字中——Patch象徵的修补之意。

    这部片和男主角罗宾威廉斯主演的另外两部电影:《美梦成真》、《心灵捕手》一样,都是令我回味再三,膾炙人口的好片。

    男主角派奇是位传统医界视為「不走正道」的医学院学生,虽然他的医学院成绩优秀无比,却在操行成绩上落得了个「过度快乐」的评语。

    他认為医生不该被社会过度的神格化,享受过多的尊荣和敬畏,而使為人医者渐渐失去原本从医助人的初衷。称一句,不代表这个人放的屁就比较香,走路大家就要让一边。「医生」二字,实际上是代表对自己坚持助人的一种宣誓。

    所以他在医院实习时,看遍了传统医院制度的麻木不仁,偏离人性之后,内心產生觉悟,下定决心要开一间梦想中的医院。於是他和理念相同的伙伴们,在风景优美的山间,建立了一所「以家為本」的免费看诊医院。

    面对接踵而来传统医界的抨击和质疑声浪,派奇总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之姿慷慨陈言,毫无所惧;而在病童面前,他却变成了「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大玩偶,搞笑做怪,只為了博得稚子纯真的一笑。

    在这些外界考验前,他是个勇者;但来自内部的挫折却一度重击了他,几乎不支倒地。

    同為医学院学生,也是他的亲密爱人——凯琳,一路跟著他一起实现梦想,胼手胝足地打造了心目中的爱心医院。与派奇的相识相恋,更让凯琳逐步尝试让自己告别本身不為人知的伤痛。

    只是没想到,助人这件事,它可贵和可叹的就是,它是一种冒险。

    因為听了派奇自身走出忧鬱的经验分享,她决定从帮助别人中找回帮助自己,肯定自己的力量,即使她直觉地有些担心害怕,仍然决定信任他人地隻身前往探望一名精神病患,而忽视了病患本身精神状态并不稳定的潜在高度风险。最后,她遭遇了严重的不幸。

    这使我想起有部电视影集《ER》(急诊室的春天)的某一段情节。

    一位年轻急诊医生——大卫,平时对一位好发问又好管閒事的医学院实习生又爱又恨。两人之间很不对盘,但又有一种微妙的好感情愫。有次,来了个病人,本身精神情况也是很不稳定,在急救过程中需要从脊椎打麻醉针,照理这应该由医生来做,但这位医生却故意让实习生练习,想让实习生出糗以知难而退,结果她果然技术不佳,弄得病人痛得要命几乎抓狂。

    但更严重的事却在后面。没想到这位病人一直记恨在心,妄想医生都要害他,趁著医生们忙著放假过节的鬆懈,以预藏的刀将认真学习,立志成為一名好医生的女实习生,一刀封喉毙命。

    电影中的派奇和电视影集裡的大卫医生一样,他们原本飞扬的自信和旺盛的生存斗志,一夕之间完全被这样的意外事件所击溃,从此陷入自责沮丧的深渊。

    所幸,生命的无常,可贵的便是它让人绝望的同时,它也给了人无限的希望。自责难过到曾经也想轻生的派奇,终於在山顶上再度找到了自己看待生命的角度,重燃起以往助人為乐的信心和勇气。

    他坚信,医病之间也是一种人际关系,不应该照著传统教科书所言,做情感切割,反而要贴切相连。所以医生不该只是躲在象牙塔裡做实验,或是开药动手术,而是要儘早地学会和人相处,学习倾听和交谈。

    同时,在他的定义中,医生就是广义的助人者,而所谓医疗行為,要治疗的不是一种病,而是一个人。

    对抗疾病可能会失败,但如果以人性的同理心对待病人,抱著互助為济的精神,则帮助病人,陪伴病人度过疾病苦痛,这件事是永远都不会失败的。

    这部电影是由真人真事所改编,片尾叙述这位派奇医生在电影拍摄结束為止,已正著手重新建立他的「家人医院」,而且目前也己有了近3000名的医生,正排队準备加入他的行列。

    这部片有许多发人深省的对白,例如:「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冷漠。」等等,一字一句都敲入我心。

    而派奇对女主角深情款款朗读了一段智利诗人聂鲁达(PabloNeruda)的情诗,收录在100LoveSonnets/CienSonetosDeAmor(聂鲁达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短诗17(Sonnet17),我也很喜欢。

    买了这本书也蛮久的了,看了这部片,也激发了我读这些诗的念头了,它们真美。抄了诗,和大家分享如下:

    我爱你,但不把你当成玫瑰,

    或宝石,或火炮射出的箭。

    我爱你,像爱恋某些神秘事物,

    秘密地跟在你灵魂左右。

    我爱你,如同一株从不开花,

    但自身隐含著花朵花芒的植物;

    感谢你那带著充实的香味的爱,

    自大地昇起,静静地存在於我的躯体中。

    我爱你,不知道如何去爱,何时去爱,又从何地去爱,

    我直接了当地爱你,不复杂也不傲慢;

    我是如此爱你,因為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还有什麼方式:我不存在,你也不存在,

    如此亲密,所以你放在我胸前的手便是我的手,

    如此亲密,所以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也睡著了。

    点滴心灵观后感篇2

    看完《心灵点滴》这部电影后,我又读了一遍希波克拉底誓言:仰赖医神阿波罗·埃斯克雷波斯及天地诸神为证,鄙人敬谨直誓,愿以自身能力及判断力所及,遵守此约。凡授我艺者,敬之如父母,作为终身同业伴侣,彼有急需,我接济之。视彼儿女,犹我兄弟,如欲

    受业,当免费并无条件传授之。凡我所知,无论口授书传,俱传之吾与吾师之子及发誓遵守此约之生徒,此外不传与他人。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柬一切堕落和害人行为,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该项之指导,虽有人请求亦必不与之。尤不为妇人施堕胎手术。我愿以此纯洁与神圣之精神,终身执行我职务。凡患结石者,我不施手术,此则有待于专家为之……

    流传约20___余年的希波克拉底誓言,至今读起来仍然令我头皮发麻。我就反思为什么几千年以前的思想还是让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医务工作者如坐针毡。总结了一下,那时学医不受高昂的学费,现在学医时间长不说,实习还不给钱;那时以病家谋利益为信条,现在以养家糊口为信条;那时堕胎手术是医者大忌,现在国家鼓励,妇产科门诊10分钟一个,一天好几十;那个时候,骨折了小夹板或树枝固定,现在骨折了都是切开复位后打上钢板上钉子……科技是进步了,医者的道德下滑了。

    生存的压力,物质的诱惑等等,医务工作者很难独善其身。当然有没有另类啊?概率虽小,人还是有的,但都活得相当悲惨。话说现年42岁的冉崇伟是四川武胜县的医生。冉崇伟称,“医院搞‘开单提成’,我抵制这种做法,结果完不成任务,工资被扣了3。4万元。”他还和卫生院打起了官司。这官司不论输赢,他以后还怎么在单位混?还有山东省滕州市中医院杨国梁拒收回扣被指人格障碍,同事称其毁医院名声。还有更惨的,南方某某医生医术高超,病号特多,但他就是不开大药房,惹着了院长,急坏了主任,恨啥了同事,结果他被同事踢坏了男人的命根子,恐吓信一封一封地投在他家里,妻子跑了,工作也丢了。虽然,很多行业惯例不合理,但你要对着它干,代价是几乎要命的。再看看亚当医生挑战惯例的代价是什么?帕奇违反学院的规定,向陈腐冷漠的医学教育制度挑战,他扮演小丑,逗病人发笑,他主动跟病人交谈,他每次都称呼他们的名字,他分享病人的快乐和梦想,也分担他们的痛苦和悲伤,他给病人带来欢笑和温暖,他让病怏怏的孩子恢复笑脸,给病入膏肓的老人带来快乐,他让原本死气沉沉的病房重新充满活力和希望。但是他几乎被院长开除,禁止去医院,女友也被人谋杀(要不是Patch的热心肠,她怎么会被谋杀?),可谓代价惨重啊。

    我们要挑战医疗行业不合理的惯例吗?看完电影《心灵点滴》,我联想到我国医疗行业的实际情况,很有抵制并改变不合理现象的冲动。可我是徒有其心啊。但是,Patch以病人的生活质量至上,强调人性沟通的做法,我很受启发。以后,我要从自身做起,为病人提供贴心服务。和蔼、真诚地对待他们,要为病人提供微笑服务,耐心讲解病情。不仅要根据病情制定治疗方案,还要切实考虑患者的经济条件。所以要把治疗方案、预期效果和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有机地结合起来,使医患彼此都受益。但是,我还不敢顶着大家干,不拿回扣,不开大药方,那样我会遭孤立,排挤。从个人角度来分析,那样威胁到我的生存,难以继续个人的发展。

    解决了医生的社会地位和薪酬问题,医生才会更加踏实的工作,更多地为病号着想,更好的沟通。只有这样,中国才会不缺像Patch那样的医生。

    点滴心灵观后感篇3

    心灵点滴围绕着对待病人的两种治疗态度的医生的故事展开叙述。其中,主人公帕奇代表的是不仅仅关心病人的生理上的病痛,而且注意给病人带来快乐,带来心灵上的安慰具有人文关怀的一类医生;另一类是以华克院长为代表的自认为高高在上以传统的治疗方式对病人进行治疗的一类医生。在帕奇与华克院长的一次次争执中,我看到了一个好医生身上所拥有的三样法宝:热情、微笑、信念。

    心灵点滴中,帕奇主动去了解病人的需求,帮病人们完成以前未能完成的心愿,他用自己的热情感染了病人。在他的世界里,我看不到被动的做法与消极的情绪。他主动帮室友如迪驱赶幻想出的松鼠以让如迪敢出去上厕所;他主动与病人玛姬打招呼并与之握手;在华克院长的再三劝阻下,他依然去医院看望病人??乍一看,他表现出的是固执行为,然而,这是由他内心的热情以及对病人的爱的驱使所产生的崇高行为。对帕奇来说,热情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在他的热情之余,他给病人带来了快乐,成为了他们最要好的朋友。这样一来,他不仅帮助病人避免死亡,更重要的是增进了病人的生活品质。然而,我们自己所处的环境,类似于帕奇内心充满热情的人已经凤毛麟角。我们的生活中,热情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我们不希望别人以冷漠的心对待我们,我们就必须先用自己的热情温暖融化别人心中的冰。对一个将来从事医生行业的人群来说,热情更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我们面临的不仅仅是一群呈现出各种类型病状的人群,他们的身后还要关心他们的家属。我相信,医生的热情不仅能驱赶病人的病痛,也能抚平病人家属心中的焦虑感。 微笑,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字眼,似冬日里温暖我们身躯的阳光,也似黑夜里照亮我们前进路途的灯塔。在电影中,帕奇是个乐天派,在华克院长眼中,他是个小丑;在米契眼中,他是个幼稚园老师;但在病人的眼中,他是他们最要好的朋友。帕奇将微笑诠释的淋漓尽致。在面对华克院长的为难,他这样解释道:“笑能促进脑下腺素的分泌,因而能促进血的带氧性缓和血管,促进心跳,降低血压,对心脏及呼吸系统疾病有正面的效果,同时也能加强免疫系统反应。”的确,笑对病人有这么多好处,但医生中有几人者做到了面对病人时面带微笑,更不用说逗病人微笑。帕奇相信欢笑就是最好的处方,他为了把病痛缠身的病人逗笑,在儿童病房里把灌肠的气球套在鼻子上,把体温表、输液用的架子和夜壶都变成杂耍道具,让这些稚嫩的脸上重新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有时扮成天使,逗笑了医生护士都不敢靠近的身患绝症的比尔;甚至为了替肯尼迪太太实现梦想,他还在游泳池放满面条,让她如愿在面汤里游泳。他用他诙谐的语言、滑稽的动作,带给病人欢乐和希望。帕奇用微笑和病人拉近距离,让病人敞开心扉,而不再专注病痛,甚至不会感受到病痛。他的的确确做到了用欢笑减轻甚至治愈他们的病痛。

    在离开费尔法斯医院后,帕奇就立志要当一名医生。他决定去帮助别人,用心灵的交流给病人带来帮助。他相信,欢笑对于病人是最好的处方。在面对审官的质问,他人的质疑的时候,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处事方法。而在他面对审官的时候说了一句令我十分感动的话,他说:“不论你们如何决定,我还是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你们有不让我毕业的权力,你们能不让我得到头衔及白外衣,诸位,你们不能控制我的心灵,你们不能阻止我学习,你们不能阻止我进步??我这根刺不会消失的。”这是他对世界的宣言,是他对自己信念的坚定。他认为治病不一定要按照老的套路走,在给病人解除病痛时,更要解除他们的本,在心灵上让他们也同时得到安慰。他不避讳感情转移,以人性的方法与病人进行心灵交流,增进他们的生活品质。他不曾怀疑自己的方法,因为自己实践的结果验证了自己的理论。帕奇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看到了别人因为恐惧懒惰而不愿看到的,他让他的病人有尊严的活着。如果医生的心灵理念都能如此,世间的病痛会减少一半。帕奇用自己的信念去挑战制度的勇气也值得我们学习。

    心灵点滴中,医生在大三之前不能接触病人。然而,在我看来,学习的过程离不开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用理论指导实践,用实践验证理论。我们不能只埋头学习课本知识,等到想实践的时候为时已晚;也不能只想着实践,等到想学习理论知识的时候已无多大用处。在我看来,最有效的学习方式就是一边学习理论知识,一边进行实践。作为医学生,与病人密切接触才可能学到更多,懂得更快。

    心灵点滴中,我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这让我想到泰勒·本-沙哈尔博士讲授的哈佛公开课《幸福课》。也许,帕奇的行为是积极心理的表现。在我看来,亚洲积极心理研究院的3H生命价值观:Healthy(健康)、Happy(快乐)、Harmonious(和谐)是对医护人员职业价值观的最好阐述。健康是指仅医护人员身体要健康,心灵要健康。快乐是指医护人员自己要快乐,也能给病人带来快乐。和谐是指医护人员身体与心灵的和谐,在促使病人身体与环境和谐的同时达到自己心灵与病人心灵的和谐。

    看完心灵点滴,感触颇深。现在的我们必须意识到,将来的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医治病人身体上的疾病,更重要的是心灵。像影片中说,增进生活品质。或许很多病症,现在医学还无法治愈。 但作为病人,最想得到的是心灵上的快乐, 如果药物无法减轻他们的痛苦,请用我们善良、仁慈 、幽默的心灵去温暖他们吧!

    点滴心灵观后感篇4

    昨晚在《医事法》的课上看完了电影《心灵点滴》,感慨万千,一夜难眠。

    曾几何时,我也是非常同情患者的,为什么现在变得这样冷漠呢?记得实习的时候,我和闺蜜都曾不止一次为病人死亡而痛哭流涕,闺蜜甚至当时哭得比家属还伤心。而现在如果再看到实习生为病人哭泣,我们只会觉得他们“太幼稚了”。

    我研究生读的是神经内科,病房里大部分病人是脑梗塞,我每天去看他们时都要进行神经系统查体,然后指导他们进行康复训练。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病人是个老太太,来的时候大面积脑梗,半身几乎全瘫了,大部分肌肉肌力为0,只有个别的部分还可以微动,肌力为1,不过她的意识是清晰的。这样的病人多数来讲恢复得都不好,因为肌力为0,他们很难用上力,我只能安慰老太太说,剩余活着的脑细胞可能还可以部分代偿这些功能吧,现在最好努力活动这些还可以微动的部分,让它们刺激刺激脑细胞。而让我惊奇的是,没过几天,老太太的脚居然能动了!

    后来手也微微能动一点,于是我抓住机会每天鼓励她进行功能锻炼,教她锻炼肌力,后来出院的时候,这半身的肌力基本可以达到3-4级,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告诉她,后期还需要长期的锻炼,想站起来还是有希望的,她和家属走的时候都非常开心。后来再遇到大面积脑梗的病人,我都以这个老太太为例,鼓励他们。

    还有一次,我的一个病人也是脑梗半身不遂,当天来的时候情绪低落,第二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竟然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护士长听到动静还以为她欺负我就赶紧跑过来看,我赶紧说没事就把门关上了。她主要是觉得自己还年轻,才四十出头就变成了废人;我极力安慰她,说年龄更大的、病情更重的病人都可以通过功能锻炼而恢复得很好,她这么年轻,一定可以恢复自理能力的!后来她通过功能锻炼,出院时是走出病房的,让我非常欣慰!

    和病人家属吵架的事我也干过,那是一个脑梗塞后遗症期的病人,神志不清,长期卧床,只能靠输液维持生活。每天护士都很头疼给她扎输液,因为长期卧床,她的四肢已经萎缩,血管也越来越细,以至于后来只有一个技术最好的护士可以扎成功了,连护士长都不行。但是由于身体原因,那个护士有一天被调到门诊去了,那里更加清闲适于养病。

    她走了以后,我这个病人的输液就成了一个最棘手的问题。我于是找家属谈话,希望他同意我们给病人扎一个中心静脉插管,这样每天的输液问题就解决了。但没想到家属不同意,说既然还有人可以扎成功,为什么不继续扎呢,为什么要做这项创伤更大的操作呢,人员调动是你们的问题,我不管!

    于是我和那个家属大吵一架,回到办公室还哭了半天。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想想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啊,于是又回到病房向家属道歉,并心平气和地商量这件事,没想到家属竟然反过来向我道歉,并痛快地同意了。我开始觉得很委屈,因为真心诚意为病人着想竟然家属会这么不领情,但家属向我道歉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被理解的快乐。

    反过来看《心灵点滴》,如果PatchAdams最初的表现只是像我们实习时的那种原始的热情,那么当他深爱的人被病人谋杀后,他还能重新建立起对病人的热情,这简直就是奇迹了。我们都有同情心,我们也都感受过帮助病人的快乐。但怎样能在被病人伤害过之后还继续对他们好,这需要一个心理调整的过程,也需要在实践中找到合适的与病人相处的方式。

    相关文章:

    Top